返回

染指之后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阅读126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?
    了进去,即将射出,他托紧少女的软腰,找准阴核小心拨弄。
    “嗯喔~~”奶子沉甸摇晃,小腹酸胀不堪,穴内肉棒仿佛大了一圈,初染神魂尽失,咬住自己的手指,在淫靡肏穴声中又丢了一次。
    祁缙抽出性器,将精液射在她白皙的背部,然而很快他又来了性趣,将她再次抱在怀中,行走起来……
    一小时后,日落西斜,初染肚子饿到咕咕叫,累得手都抬不起,她倒在少年怀中,指挥他插蜡烛、点火,又小声唱了首生日歌,虚弱开口:“坏蛋,生日快乐……”
    自己可能是头一个在男友生日会上饿死的人。
    祁缙吹灭蜡烛,一手搂紧少女,另一手取来蛋糕,耐心饲喂着她。
    “谢谢你准备的一切,我很喜欢。”
    【番外2】我养你吧(3500+,主剧情)
    午休时,初染接到祁缙发来的信息,下班后他会接自己去试婚纱。
    两个月前订好的礼服终于送到国内了吗?她雀跃一阵,给对方发了个好,将自己的脑袋埋入抱枕,抓紧时间休息。
    两人爱情长跑多年,终于开花结果,爸妈自她高中时期起就十分欣赏祁缙,虽然一开始对他们高中就私定终身的事颇有微言,觉得他早早拐跑了自家女儿,却在祁缙诚恳求娶、不时上门刷好感度的行为下逐渐软和,默认了他初家女婿的身份;而祁家的两名长辈对自己的态度更是微妙,像是怕她跑掉,在祁缙回国后,不久便合八字、送玉镯,登门求亲文定,极为正式,两家人经过一番商讨,终于将婚礼提上日程。
    从这以后,自己和祁缙在工作之余添了许多杂务,几乎每日都被婚庆公司的团队成员追着跑,小到婚鞋婚服喜糖、司仪和宾客的选择,大到婚纱照拍摄点、婚礼举办地以及蜜月旅行地点的拟定,没有一项是容易过关的。
    林林总总的事让准新娘越发焦虑,还以为结婚只是两个人的事,买个钻戒、九块九领个证,再摆两桌酒席就能过上幸福小日子,却没想到真实的婚礼如此复杂,让人头秃。
    而祁缙那一方则更忙,公司刚上市,他为了排出婚礼与蜜月期,硬是将所有事务提前,这段时间忙得脚不沾地,已有大半个月不曾与她见面,初染看了心疼,不忍将更多的担子交给他扛,只希望蜜月和婚礼期能让他喘口气。
    “我今天下午试婚纱,你们想看吗?”
    她发了条消息,很快手机便震个不停,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封媛的尖叫声。
    “可恶!!!居然趁我出差试婚纱,赶快让祁大神多拍两张照片发过来……”
    乐小米却老神在在,坚持婚礼当日再看初染的礼服。
    “你这个首席伴娘急什么,留点惊喜不好吗?到时候够你看的,有空不如多想想咱们这些娘家人,用什么方法堵住那群臭男人。”
    “这有什么难的?让他们穿短裙跳大腿舞,不跳够五分钟不给进……”
    被二人的对话逗笑,初染忍不住了,问祁缙一句:“如果我说,结婚时咱们交换礼服来穿,我才肯嫁,你答应吗?”
    脑中勾勒出祁缙穿婚纱、踩高跟的模样,她脸上的笑愈发灿烂,那么高大的个儿,估计走两步就崴脚了……
    十分钟后,那头才给出答复,看得出下了不小的决心。
    “如果这是夫人希望的,为夫必当尽力。”
    “你别急,只是说说而已。”
    估计被吓得不轻,她出言安慰,又添上一句:“你穿西装的样子很好看,我很喜欢。”
    手机那头的男人许久不语,手背暴起的青筋逐渐平复,他默默关上‘男版婚纱裙’的搜索窗,眸色清敛,像什么都不曾发生。
    正准备回报项目跟进情况的男秘书愣神,老板的心情似乎一瞬间好了许多,也不知碰到了什么好事。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试衣镜前,初染收腹挺胸,屏息凝神,在女助理的帮助下穿好婚纱裙。
    她望着镜中前凸后翘的自己,心底踏实不少,多亏这阵子有乖乖听营养师和健身教练的话,身材管理做得不错。
    “这样会不会……太露了?”领口开得极低,一双奶子高挺圆润,白肉随动作轻颤,乳沟深深,她用指轻抚领口的玫瑰刺绣,边问边将长发揽到胸前。
    “不会的初小姐,您的身材那么好,不亮出来太可惜了,我还想待会儿给您拍两张照,给您看看效果……”女助理答道,替初染拉好拉链、整理裙摆,她退后两步,仔细端详着,两眼溢满艳羡,啧啧称赞:“好看,这件婚纱很衬您的身材,恐怕待会祁先生要移不开眼了,待会儿下楼我帮您提裙摆。”
    想到楼下客厅还有一头狼在翘首等待,初染攥紧裙边白纱,脸颊微红,怎么办,她不太想下楼了……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下楼。”射灯打在肩膀,带来丝丝灼意,她回头看一眼蜿蜒铺开的宽大裙摆,深吸口气,拉开衣帽间大门,朝外走去。
    早换好西装的祁缙正与伴郎团成员一同边喝酒边等,他面色沉静,长腿微曲,两指握住高脚杯,不时摇晃,轻抿一口。
    慵懒姿态下,唯有左手旋转的利刃暴露了他心不在焉这一事实。
    “既然这么等不及,怎么不自己上去看看?”许哲察出祁缙的心绪不宁,给他倒满酒,似笑非笑道。
    陈胥的目光不时瞟向二楼房门,小嫂子怎么还没出来,女人换衣服都这么麻烦?他正打算问祁缙要不要上楼,就听见门锁响动,身旁的高大男子将酒杯一放,噌地站起。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初染两手拎起裙摆,她朝楼下的所有人笑笑,转向楼梯,小心翼翼准备迈步,却见男人三两步挡在自己面前。
    祁缙抬头望着她,目光黑灼,像有火在烧。
    “我抱你下去。”他低声开口,朝初染身后的女助理使了个眼色,长臂一伸,将娇软女体搂入怀,往楼下走。
    “哦……好、好。”女助理点头,松开托裙摆的手,任由男主顾将未婚妻掳走。
    “放我下来,大家都在看,多不好意思……”初染轻轻挣动,却被温热气息扑了一脸。
    “别动,让他们看看我的妻子。”祁缙将她扛到自己肩头,从后搂住纤腰,如圈紧领地的雄兽。
    语句中隐含一丝愉悦与自豪,撩得初染脸都红了,这人真不害臊,她坐直身子,故作镇定,向所有人展示自己的婚纱。
    夕阳的光斜射而下,初染的肤色白嫩、四肢纤细,此时她身着一袭缀满碎钻与蕾丝刺绣的低胸婚纱裙,轻柔薄纱给裙摆蒙上一层浅雾,肩头绣满蕾丝玫瑰,似藤蔓般延伸,细致上乘的布料将好身材衬露无遗,与冷峻高大的男子立在一处,犹如仙眷。
    见祁缙占有欲十足的姿态,黎闵桢挑眉,拿起桌上的梳子朝好友丢去:“小嫂子很美,可这旁边的新郎官是怎么回事,头都没梳好?”
    祁缙接住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