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染指之后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阅读125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?
    指尖轻擦乳尖,让那两点明显凸起,学猫儿叫了声:“喵~~”
    真是个骚货……祁缙眯起眼,薄唇紧抿,抑制住撕开小娇人裙衫开肏的冲动,幸亏这妖精是自家的,如果被别的男人看去,他绝对会杀人。
    走至楼道口,初染柔媚一笑,将附身过来的少年推开,催促道:“急什么,今晚整个人都是你的,快去洗澡。”
    见祁缙听话上楼,初染扭身走进厨房,取出烘烤好的蛋糕,将蛋清、黄油和鲜奶倒入大碗,开始打发奶油。
    甜腻的蛋糕香弥漫在空气,和面机嗡嗡工作,她刚把水果倒入洗菜盆,准备开水龙头,却被身后的一只大手覆住。
    “要洗草莓?”低沉男声响起,吓了初染一跳。
    “……你、你怎么这么快?”她回望将自己搂入怀的少年,这人发梢还在滴水,裹着条浴巾就出来了。
    洗澡罢了,能花多少时间?祁缙视线向下,这个角度让他看清小东西的乳晕颜色与奶头形状,围裙之下果然什么都没穿。
    “猫耳朵很好看,为我买的?”他夸道,接过苹果等物清洗起来。
    “嗯,今天是你的生日,所以我……”
    初染点头,感受到后腰顶着的硬物,她小声抗议:“可是你、你别压着我,嗯啊……”
    祁缙不回答,窄腰向前,用挺立抬头的阳物一下下顶弄少女,听到软嫩呻吟,他拿起一颗洗净的莓果,拔掉草茎,喂入她嘴里,再弯腰封住。
    “唔嗯~~”初染吃了草莓,果汁沿唇角流落,还来不及吞咽,就被少年吮住,即便早有心理准备,她还是抗议起来,蛋糕还没做好,怎么就急着吃自己了?
    祁缙撬开她的唇,舌尖卷起果肉,吞吃下肚,评论道:“很甜。”
    两人边吃水果边做蛋糕,切好的水果和裱花奶油一层层铺好,配上彩虹巧克力碎和棉花糖,少女心满满。
    不时被祁缙撩拨,初染呼吸急促,裙衫凌乱,肩带早已垂落,后背凹凸裸露,一只奶子从布料后弹出,卡在松垮领口,乳尖艳红,软颤挺立,看起来狼狈又淫荡。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这样,唔……”她娇声抗议,双腿发软,不由跪在料理台前的凳上,却又被喂了一口奶油。
    祁缙将小姑娘摁倒在料理台,把未用完的奶油涂抹在背部,他俯身下去,大口舔咬,手掌前扣,犹带几分力道,攥住奶子捏个不停,像要把她揉入骨血里。
    “嗯啊啊~~不要这样……”背部酸痒,胸口酥麻,初染昂头挣扎,却越来越无力,臀儿高高翘起,与坚实肉体嵌合。
    “呜嗯~~啊啊啊~~好舒服……”小腹酸胀,淫液肆淌,敏感阴蒂触到冰凉桌边,在前后摩擦中带来快感,她扭动身体,用理石钝边解痒。
    当祁缙吃净初染背上的奶油,莹白肌肤已水光一片,覆有深浅不一的咬痕,他仔细回吻一遍,才将她放回凳上,像逡巡领地的兽。
    “把蛋糕……摆到餐桌上去——”情欲在体内燃烧,担心交欢会弄坏蛋糕,初染命令道。
    见祁缙乖乖照做,她勾住少年肩颈,反亲过去,她胡乱亲吻,将奶油蹭到男友脸上,单腿勾住精壮腰身,用围裙摩擦他的胸,哼哼唧唧道:“坏蛋,要黏糊大家一起黏……”
    银丝在双方唇间落下,初染气吁吁松口,又软绵绵学了声猫叫,勾引之意明显。
    “我们……来做好不好?”
    面对小娇人的屡次诱惑,祁缙不再忍,将她一把抱到料理台,抵靠墙边,一只手隔布抓握白花花的奶子,另一只手撩开纤薄裙摆,解开绳结。
    少女被挑拨得动情,蕾丝细裆早浸满淫液,湿到不成样子,布料嵌入穴口,尽显阴户轮廓。
    祁缙将初染脱到精光,指尖陷入屄口,挤出大绺淫液,轻轻搅弄。
    见少女小嘴开合,双肩颤抖,一副承受不住的模样,他眸色愈深,以拇指按揉花核,引得她嗯啊乱叫,蜜液肆淌。
    “塞点东西进来,你受得住不?”他哑声问道,拿起几颗用剩的葡萄,掰开湿漉花唇,对准阴道塞了进去。
    “哎啊……”初染只觉穴口一凉,某件球状物就入了屄,做了这么多次,除了情趣用品和鸡巴,还没塞过食物,她身子一软,张开腿儿,由着对方摆弄,很快阴道里就含了五颗葡萄。
    “唔嗯~~好凉啊,会不会……会不会破在里面?”少女细细呻吟,她收紧阴道,皱眉问,感觉圆润果实挤过肉壁的清凉感。
    穴肉的不断蠕动下,她的花唇向外张开,沾满淫水的葡萄‘啪嗒——’滚落,在穴口与果皮间拉出水丝。
    祁缙拾起葡萄,吃下三颗后,也给初染喂了两颗,美其名曰,品尝自己的味道。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初染面红耳赤,觉得这葡萄还挺甜,她刚准备松口气,却见祁缙的目光瞟向鸡蛋,忙抓住男友的手臂,轻声恳求:“不要、不要了,鸡蛋壳碎在屄里怎么办……”
    被她的话逗笑,祁缙解开浴巾,露出勃起的性器,低声问:“那你要什么?”
    初染望了眼祁缙的下身,从棱线分明、坚实麦色的腹部再到高高挺立、青筋暴起的鸡巴,那龟头也有鸡蛋大小……
    她被性欲迷了眼,不再抵抗,主动抱住自己的腿,娇声道:“我要……要你的鸡巴,插进来。”
    阳光从窗射入,少女面颊绯红,眼神迷离,莹白身躯被汗珠密密覆盖,随着体内快感不断开合,她自摸奶子和小腹,蛇一般扭动。
    祁缙摸了一把淫液,涂抹于肿胀阳物,抵住开合穴口,凶狠贯入,龟头顶开软嫩壁肉,直冲宫口。
    “哎呀~~嗯……”感觉硬物深挺入穴,初染媚叫一声,两腿盘住少年的腰,拽住他的肩臂。
    窄穴死死咬住肉棒,进出十分困难,祁缙呼吸一窒,抬高嫩臀,以更狠的劲道戳弄,誓要插松肉缝。
    巨大的酸软在穴内泛开,初染十指张开,在少年背部留下抓痕,对方却毫不在乎,固定住她的腰,狠顶宫口后整根拔出,再深深插入,穴肉外翻内收,淫液丝丝,发出噗呲声响,要将软嫩花心活活捣烂。
    “嗯呀~~慢、慢点,我不行了……”怎么每次都这样狠肏猛干,说好的九浅一深呢?初染腹诽,握住少年双肩,随着他插弄的节奏走,尽力承受那强烈的欲。
    数百下肏弄后,穴内小褶与肉棒摩擦,带出粘稠水液,双方下体湿得一塌糊涂,祁缙将她的两条腿扛到肩上,以奶子为扶手,一下下插弄,他拨弄乳头,吮吸奶肉,哄道:“再学两声猫叫给我听——”
    这人真是得寸进尺!被撞上宫口,初染浑身发抖,泪水直流,她随口应了两声,小腹深处涌起快感,穴肉用力缩合,在猫叫中攀上高潮。
    “唔,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高潮之后,她失去所有力气,任由祁缙将自己从厨房抱至客厅,丢到软沙发上。
    初染眼儿迷离,神志不清下被置成狗爬式,穴口湿漉肿起,两瓣花唇合不拢,淫液从肉洞汩汩流出。
    祁缙没等她喘口气,又从后插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