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染指之后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阅读124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?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和祁缙十指紧扣着穿过操场,风中夹杂桂花香,无数回忆涌上心头,从八百米考试、再到校运会比赛,每一幕都历历在目,仿若昨日才发生……
    初染遥望在篮球场撒野的潘嘉文,眉眼低软:“刚才那个大叔,居然是你的下属……”
    刚说完这句,她只觉眼前一晃,整个人被对方半搂入怀,抵到体育器材上,灼人热气撩于耳侧,登时慌了神。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带戒指,嗯?”祁缙低头望着小妻子,面色微冷,嗓音喑哑,未佩戴婚戒,就总有那么些幺蛾子蠢蠢欲动,以为她还单身,自己还有机会上位。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他就恨不得把他们全约出来干架,放倒一个是一个。
    “祁缙,不要这样,学弟学妹都在看着,我现在穿着校服,不方便带首饰……”想不出理由解释,初染眼眸泛雾,咬唇轻哼,一时竟媚态横生。
    被妻子这副可爱模样撩到,祁缙俯身含住嫩唇,狠狠吮吻,直到她软在自己怀里,才勉强放开,他用指尖轻拭她眼角泪珠,继续开口:“你不戴,我就继续亲,要让他们都知道,你是我的妻子。”
    “不要了……我、我立刻戴……”初染呼吸凌乱,知道对方固执起来不像话,颤手从化妆包里取出婚戒,重新戴回无名指。
    闹了好一阵两人才休战,初染被抱到树荫的单杠上坐,围观学弟妹打球,为了防止摔下去,她搂住祁缙的脖颈,如一只小鹌鹑。
    看到不远的排球场,清瘦少年给短发少女送水,又巴巴地坐在一旁看着她练球,她乐了:“你觉得那一对儿怎么样?”
    祁缙追随她的视线,唇角勾起:“那男的没我好看,估计悬了。”
    “呸,你个乌鸦嘴,不准说话了——”初染听后不悦,掐了掐丈夫的脸,捂住他的嘴,当场剥夺话语权。
    两人外表扎眼,又身穿校服,引得不少人回看,更有锻炼身体的教职工跑过,她却不再怕,和熟识或不熟的老师学生大方打招呼。
    风吹过境,缭乱了发,初染将发捋至耳后,右手绕过祁缙的肩,低头就见他眼眸噙笑,犹如墨染,她从单杠上垂身,凑近丈夫的左耳轻声喃语。
    “祁缙,和我一起变老吧……”
    携手走过十年,那个清俊桀骜的少年也从男友,正式晋升为丈夫,他们的生命自高二那年起,就紧密相连,未来还有许多个十年要一起走。
    “这辈子,我不会把这个机会让给其他男人。”祁缙轻揉初染的指,一路走来,对她的占有欲不曾褪去,她就是自己混沌世界里的光。
    午后暖阳沿枝叶细碎洒落,光影融于男人的眼,如金璀璨,勾得初染心痒,吻上他的额,轻声问:“那我们就这样,一直坐到日落好不好?”
    “嗯。”祁缙勾住妻子的下巴,温柔回吻,驯服他的女人,世间只此一个。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ps.正文到此结束,拖拖拉拉终于完了,谢谢小可爱们的支持,撒花庆祝~~~
    接下来是番外~~发现自己有几个梗没写,暂时列一下
    1??生日蛋糕py
    2??婚礼py
    3??小包子番外
    4??林家兄妹(这个估计有两章)
    就这么多,有好的建议可以提~
    【番外】宝宝踢我了染指之后【校园1v1】(芝麻糖丸)|PO18臉紅心跳
    来源网址:/books/645757/articles/7639250
    【番外一】生日蛋糕py(3700+)
    高考后的某一天,陈胥来到女仆茶餐厅,敷衍地点了一壶茶,见祁缙在招待其他桌的男客人,他将初染拉到一旁,和她咬起耳朵:“小嫂子,你知道祁哥的生日就在下周吗?”
    祁缙要生日了,都没听他说过……初染心下微惊,男友即将长一岁,自己却毫不知情,还真有一点不称职。
    “你们平时都是怎么给他过生日的?”她好奇追问。
    听到这里,陈胥表情无奈,从口袋中掏出烟盒,慢悠悠道:“他性子怪,这么多年就没过过生日,自己完全不在乎,也不肯别人给他过,所以……”
    若说之前还有偷偷给惊喜的念头,现今却没人敢在老虎的头顶拔毛,给祁缙弄什么秘密party,不过今年或许不一样,这冷面阎王有对象了,还是个香软漂亮的小姑娘。
    初染沉吟一阵,心底渐渐有了主意,朝少年笑道:“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,我会问他生日想怎么过的……”
    见少女这副模样,陈胥满意点头,朝祁缙挥手,不愧是他看中的女孩,人美心善还体贴。
    晚饭时间,初染端着饭盒到祁缙身旁坐下,状似无意道:“听说你快生日了,想怎么过呢?”
    正低头夹卤蛋,少年持筷的手微微一顿,扭头望向女友,黑眸沉冷,难怪陈胥那小子笑得不怀好意,原来是来通风报信的。
    “嗯,下周二。”他简略回答。
    初染见男友状态尚好,便勾起他的臂,凑到耳旁吹气:“那下周二……你一个人在家吗?我想给你过生日,就咱两好不好……”
    她笑容浅媚,像极了妖精。
    “……好,就我们两。”祁缙顿了几秒,眼底泛起涟漪,那日他白天有事,把钥匙交给她就好。
    为了祁缙的生日,初染下足功夫准备,除了在网上订购心形情趣围裙、猫耳朵,还和茶餐厅内的烘培师学做奶油蛋糕。
    几次三番下来,倒也有模有样,卖相良好,连吃两次蛋糕的封媛打趣:“染染你操作溜啊,连人带糕送上门,祁大神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银河系……”
    生日那天来临,初染请假提前下班,坐着周司机的车到祁缙家,换好情趣内衣、围裙和猫耳,赤足至厨房做蛋糕。预热烤箱、打蛋和面、涂抹黄油,一切有条不紊进行,听到门铃响起,她身子一颤,放下水果刀,走到门前迎接男友。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回来了啊。”将发撩至耳后,她上前接过少年的包,声线娇软。
    “嗯。”祁缙呼吸微顿,极少看到这样的初染,只见她身着粉蓝心形围裙,头戴绒白猫耳,眼波如水,笑盈盈看他。
    从身侧看去,她的一双奶子翘挺耸立,将蕾丝网裙鼓鼓顶起,随动作颤动,两条腿儿又细又白,裙摆轻盈偏短,兜不住圆润丰盈的蜜桃臀,下体美景若隐若现,极为诱人。
    “看你全身都是汗,外面很热吧,赶紧冲个澡来帮我做蛋糕……”见少年目不转睛看她,初染笑了,敦促他脱鞋解衫,又拉起他的手往房内走,很像等待丈夫归来的小妻子。
    走了两步,她故意回头,将围裙向下一拉,捧高胸乳,让奶肉露得更多,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