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染指之后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阅读120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?
    能忍痛了。
    “这太严重了,我们现在去医院。”“这种程度的伤不需要,把那边的镊子和打火机拿给我。”祁缙喉结滚动,指着药箱,既是消过毒,可以进行下一步了。
    将镊子在火上烧过,他用金属尖伸向伤口,刺烂化脓外皮,一下下挑出腐肉,最后撒上药粉、缠绕绷带。
    男人的利落动作令初染莫名心酸,看这样子,不像第一次处理这种伤口。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这几年他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?
    “习惯了,不碍事。”祁缙眉眼淡淡,像什么都没发生,他擦去指腹鲜血,拍了拍大腿。
    “坐过来。”
    初染抬头,乖巧坐上去。
    “你们在外受了伤,都要这样治疗自己?”
    “是。”祁缙攥住她的指,轻轻揉弄。
    “那天的事,刘衍都已经告诉我了,有一些是发生过的,有一些是假的……只是你再怎么生气,也不该对他动手……”初染沉默一阵,轻声开口。
    “对不起,是我冲动了。”祁缙垂首,认错态度良好。
    感觉男人身子微僵,初染抬起他的下巴,严肃道:“我想告诉你,那些或甜或苦的路,都是我自己选择的,不需要你的怜悯,更不需要你的愧疚,我有足够的勇气和决心,能为自己的一切负责,这些勇气和决心,是多年来我自己积攒的,也是一路上你教给我的。”
    听了这段话,祁缙忽视自己被女孩捧到变形的脸,眼神一厉,所以,她的选择是……?
    “你知道吗?我希望自己能有朝一日,也能强大到成为所爱之人的依靠,我不需要刘衍李标或者其他男生,只要你就够了……”初染望进男人的眼,一字一顿,语气坚定无比,她从口袋里取出一枚银白小戒,戴到右手无名指。
    “全世界只有一个祁缙,我的祁缙……”
    听着初染念自己的名,祁缙只觉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,他死死盯住她。
    “染染,你想好了,若是真选择我,你从这一刻开始,直到死亡,我都不会放开你。”他嗓音低沉,眸光烁烁,带着一股张扬的肆意与深情,似溢满星辰的湖,手一用力,将初染抵到沙发上,吻了下去。
    “唔嗯……”还来不及回答,就被亲个猝不及防,初染恼怒,她张开小嘴,含住祁缙的唇,报复性地啃咬……
    许久后,女孩倚在祁缙怀中,呼吸紊乱,面色潮红,回头见对方眼中挥之不去的悦色,她掐住他的脸,威胁道:“以后你要听我的话,不然我要退货,让你打一辈子光棍……”
    “嗯。”守得云开见月明的男人笑着应声。
    暗夜无边,他们是彼此唯一的光。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ps.要最后一章啦~~珠珠投起来~看看大结局前能过3200不~~
    Chapter112兵痞子先生染指之后【校园1v1】(芝麻糖丸)|PO18臉紅心跳
    来源网址:/books/645757/articles/7629815
    Chapter112兵痞子先生
    一束晨光从帘布缝隙坠入落地窗,落在被褥间的乌密秀发和沉美睡颜上,无名指的方钻璀璨耀目,晕出细小光圈,床头的手机嗡嗡震动,显示刚到七点三十。
    “唔……”莹白指尖微动,浓翘长睫轻颤,初染皱眉,从美梦中苏醒。
    又要上班了,还真是不想起……她划掉闹钟,懒洋洋翻了个身,将自己埋于软被深处。
    空气中弥散一股煎蛋焦香,初染鼻翼翕动,看来早饭已经做好,那个可恶的男人又拿食物诱惑自己了,她揽住一只羽毛枕,放到脸上轻轻摩挲,以行为抗议,继续赖床。
    然而愈发撩人的食物香气却不愿放过她,很快初染的肚子便饿得咕噜噜直叫,不得不举手投降,掀被起身,赤足下床,往睡房外走。
    路过落地试衣镜时,她扭头瞥去,猛然发现自己仅着蕾丝软缎吊带裙,腰肢纤细、翘臀颠颠,脖颈与两团奶子上布满吻痕,短裙摆下空无一物,腿间嫩穴若隐若现,花唇艳肿微翻,毛发稀疏卷曲,一看就是被男人肏得狠了。
    昨夜的疯狂回忆一股脑涌入脑海,小腹和双腿愈发酸软,初染深吸一口气。
    那头刚回国的恶狼连时差都顾不上,将来接机的她翻来覆去要了一遍又一遍,虽然自己也有爽到,但他做起爱的凶狠模样,还真是一点不心疼妻子,早知几年前就不该答应他的求婚。
    “嗯,好香啊……”早饭香气愈浓,她忍住小腹和下肢泛起的酸软,到浴室洗漱,用热巾擦去穴口干凝的大片精液,又拿起衣架上的光缎外套,束好腰带,一步步往楼下走。
    饭厅内空寂无人,餐桌上的牛奶和煎蛋培根正冒着热气,料理台还放有搅拌机、小盒莓果和两根香蕉,初染打量片刻,这是打算做奶昔?
    听到健身房内的跑步机声,知道祁缙忙着晨练,她也懒得去看,拉开薄帘和阳台门,倒来杯温水喝下,在鸟鸣和阳光中慢慢吃干净盘中食物,祭了胃里馋虫。
    见时间尚早,初染长吁一口气,从冰箱里取出牛奶,打算帮他把奶昔做好,反正做奶昔的过程简单,把水果切成小块,配上牛奶就好。
    搅拌机激烈工作,发出嗡鸣,初染趴在料理台愣愣出神。
    忽然一只手从后搂住她的腰,另一只手沿大腿探入裙摆,将蜜桃臀捏至变形。
    “啊呀——”初染吓得一颤,双脚笨拙向后蹬动,却踢到硬实小腿,她反手攀紧身后人的脖颈,才勉强稳住身子。
    “是我。”祁缙关上搅拌机,低低开口。
    “祁缙,你不要这样吓我……”嗅到男人散发的气息,她扭动腰肢,轻声埋怨。
    沐浴后仅裹浴巾的祁缙挑高眉头,扯落小女人身上外套,又俯身咬上她的唇,轻轻吹气:“嗯?我是你的谁,该叫我什么?”
    奶头在手指的玩弄下娇艳挺立,快感如电流蔓至全身,初染满面通红,讷讷开口:“老、老公……”
    初染的声音娇滴如水,彻底取悦了祁缙,他从女人的额吻至锁骨,再舔吸敏感点。
    细白耳廓被祁缙含住,用唇舌撩拨,初染顷刻软成了水。
    她整个人被抱到料理台,扯落小裙,露出纤白赤裸的身子。
    “祁……老公、老公不要——”她试图闪躲,却被翻了个身按在台上,像等待解剖的小蛙,被男人看了个彻底。
    “别看了,我还要上班,你不也要……”
    知道祁缙需求大,每次看了她的身体就停不住,初染试图用手遮掩,两只奶子却上下颤动,在臂间摩擦,快感频生,不由脑袋发热,软下身子。
    “染染,你好美……”
    祁缙将小娇人的一双手举过头固住,眯眼欣赏她尽是吻痕的身子,指尖沿锁骨、胸膛抚至肚脐眼,最终翻开两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